? 海南颜色你醉爱哪一抹_平码公式破解,一夜暴富4组三中三资料,三中三公式加规律,2019死公式五不中
当前位置:主页 > 平码公式破解 >

海南颜色你醉爱哪一抹

发布日期:2019-12-20 05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绵延1944公里的海岸线拥揽万里碧涛,将琼岛四面紧紧包裹。任意从某一个角落出发,车行至岛的边缘,迎面扑来的定是一汪湛蓝的海水。

  海浪翻涌,却又并非千篇一律的蓝色。穿过椰影婆娑的亚龙湾,白色浪花一阵又一阵地朝岸边涌动。由于靠岸的水域较浅,又有洁白沙滩垫底,这里的海水泛着一层淡淡的天青色,几乎一眼便能望到底。

  扑腾着往更深的海域游去,杂质得以淡化消解,海水的颜色一点点由浅蓝过渡成深蓝,直至与湛蓝的天空相接,粼粼波光中白帆点点与朵朵白云相映衬,让人分不清到底天空是海的镜子,还是海是天空之镜。

  因天色水深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,海水的模样可谓变幻无穷。尽管冬日万物萧瑟,琼岛天色依旧碧波如洗,以至于海水之蓝未曾褪色半分。

  船行于蜈支洲岛海域,更是让人直呼一个“蓝”字太过贫乏无力——从深蓝变为浅蓝,又从宝石蓝变幻成天蓝,清澈如明镜的水面,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闪闪发亮。

  从空中俯瞰,呈不规则蝴蝶状的蜈支洲岛如一叶绿洲,静静悬于海棠湾内。潜入水中,五光十色的软体珊瑚摇曳生姿,海胆、海参、对虾、夜光螺及各种红黄蓝绿的热带鱼穿梭其间,将海底世界渲染得光影绚丽,也难怪有人说蜈支洲岛的海是一种“五彩斑斓的蓝”。

  从深蓝到浅蓝再到银白,自烟波浩渺的大海往岸边回望,仿佛是造物主用光了手中的颜料,色泽一寸浅过一寸。直至一排排挺拔茂密的椰林映入眼帘,宣告着蓬蓬勃勃的绿意将掀起冬日海岛的另一片色彩高潮。

  歪向海岸,斜向陆地,或直冲蓝天,一棵棵椰树撑起巨大的羽毛状叶片,任凭经年累月的海风吹拂,始终生长得茁壮而热烈,叫人分不清季节更替。越往海岛腹地去,这种充满张力的生命力便愈发打动人心,只是在满眼的树木葱茏中,椰影婆娑早已泯然于众林。

  拐上海南中线高速公路,汽车仿佛在绿色中穿行。视线从阡陌纵横的广袤田野缓缓推过,远处层峦叠嶂的山峰蜿蜒起伏,随距离与高度的不同,绿色的浓烈程度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——先是葱翠,继而浓绿,云雾笼罩间,更远处的山色变成一片黛青,从车窗外或急或缓地掠过。

  绿意弥望似海,要想更近距离地一探究竟,任意遁入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的某片原始林区即可。

  沿盘山公路蜿蜒向上,盘根错节密不透风的古老树种遮天蔽日,青皮的墨绿、母生的翠绿与油楠的嫩绿,在阳光中相偎相依,将绿色编织成这里最鲜明的底色。再往林内走,低矮的灌木、寄生于树干的蕨类,或是长满各种菌类的苔藓,以各种生存方式占据着自己的生存空间,荡开一圈圈绿色的“涟漪”。

  一切绿得那么纯正、绿得那么酣畅,也难怪冬日里的萧杀冷风会在这里败下阵来。

  从平原绵延不断至山谷,琼州大地的绿意层层铺染,一年四季绿得不知疲倦。散落在五指山腹地的成片枫林,同其他灌木一起生长在山中,平日里绿得平淡、低调,几乎毫不起眼。似乎是不甘于再当陪衬,成片成片的枫林耐着性子等到深秋甚至初冬,待到满山林木忙着与凛冽肃杀的冷空气周旋抗衡时,终于似红霞落人间,又灼灼然如二月春花,绚丽得叫人挪不开眼。

  隔着一道长长的海峡,冷空气长途奔袭至琼岛腹地时,已是两三个月后。此时北国的红叶伴着一场场冬雪的降临而簌簌飘落,五指山的成片枫林这才不紧不慢地换上“红妆”,成为秋冬时节难得的一抹亮色。

  从山崖到坡底,自沟壑向溪畔,层层叠叠的枫树分布于广袤的五指山纵横山脉区域,因位置高低、光照水分不同,渐次呈现出深浅不一的红,间杂着些许金黄、墨绿、酱紫,仿佛数种不同植物的色彩交融在一起,织出一匹匹绚丽多姿的绸锦。偶有一阵凉风拂过,泛着金光的红叶翻着筋斗缓缓着地,肃杀茫茫之冬景昭然若揭。

  常年追“枫”的摄影爱好者们知道,天气愈冷,枫叶愈红,要想拍到漫山遍野如同火烧的红叶,还得往海拔相对较高的山腰上去。

  几次寒流的侵袭过后,生长在五指山水满乡一带的枫树,于林涛中托出一片片弥散的红云,堪称海南的“香山”。越向上走,视野渐渐开阔,放眼望去,一抹抹枫叶红由一丛引燃一沟,从一沟蔓延到一山,最终不可遏制地红透半边天,催生出层林尽染的赏枫盛景。

  不同于我国内陆其他地方常见的五角枫,海南的枫树因叶片分裂为三角的叶形,俗称“三角枫”“三角枫叶”或“三角枫树”。每年11月至来年的2月,它们与山槐树、红叶李、山海棠等“秋色叶树种”一齐变红,在四季并不分明的南国,仿佛将迟来的秋意浓缩。

  眼下的五指山,是一座被红叶簇拥着的城市,纵然是在市区内,同样可以轻易觅到“枫”景。

  驱车来到五指山市区北部的太平山,两侧的枫林衬着蓝蓝的天际,犹如一面面鲜艳的旗帜遍插在群山之间。待到烟波浩渺的太平水库跃入眼帘,一抹抹枫叶红倒映在翡翠色的水中,入目每一帧都像一幅精美的油画。尤其是日落时分,血色一般的晚霞铺染天空,与如火的红叶交相辉映,几乎分不清谁比谁更温柔。

  A、南水线——水满乡——水满村——热带雨林风景区(观山点)——黎峒文化园

  B、南水线——水满乡——五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旅游景区——亚泰酒店——登五指山

  蓝色的海,绿色的树,热带季风的长年吹拂下,琼岛四季仿佛都不曾换装。凑得再近些,才发现山野间的花早已开了一茬又一茬,在没有雪的南国,倒也用“繁花似雪”的景致了却了人们的一桩心事。

  驱车行驶于海榆中线,两侧青翠蓊郁的树木列队成排。突然间,一枝粉花颤巍巍地从树梢探出头来,还未瞧清楚模样,大团大团的粉色树冠便后脚跟着前脚,呼啦啦地跃到了窗前,一副天真任我的灿烂。

  下车后徒步靠近,只见一抹抹花色白如霜雪、粉如胭脂,密密匝匝地簇拥在光滑的裸枝上。初看纤柔,细细观察竟发现树干上长满圆锥状皮刺,犹如带刺的玫瑰,艳丽而不易接近。如此刚柔并济的独特气质,让人想将它认错都难——异木棉,一种被称为“美人树”的常见绿化树种。

  因华南各地气候差异,异木棉一般在9月到来年1月盛开。一簇簇繁花粉黛似云霞,几乎快要占尽冬日花事的风头时,紫荆花、三角梅等相继赶来,一树树火焰木更是声势浩荡地炸开满树红色大花,犹如在山间擎起一把把炽热的火炬。从海榆中线到东线高速,再到海口市区,一丛丛灿烂的火焰木遍布海南城乡,映着山野、蓝天与高楼,由寒冬一路欢腾热闹至春日,最终淹没在蓬蓬勃勃的盎然春色中。

  相较之下,长在静僻乡野间的山茶花,开起来不声不响。它们零散伫立于五指山区一带的茶园小径旁,每一朵瘦小的白色花朵只有五六片单薄的花瓣,即便有金黄色的雄蕊群,也算不上引人注目。待到茶农挎着竹筐前来采摘第一捧早春茶叶时,这才注意到,已有大片山茶花软软地悠悠地飘落。(记者 李梦瑶)

  海榆中线、海口秀英大道、迎宾大道、丁村二路等路段(异木棉);海口金盘路、滨江路一带及海榆中线路段(火焰木);五指山、琼中等地茶园(山茶花)

平码公式破解 一夜暴富4组三中三资料 三中三公式加规律 2019死公式五不中

Power by DedeCms